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江南】 自然随笔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影视戏剧
破坏: 阅读:1093发表时间:2015-12-19 21:21:24

武汉儿童羊羔疯专科医院IFY: inter-word;line-height:30px"> 一、峡谷
   从进入台湾太鲁阁大峡谷,我便有着一种沉重感。
   这沉重来自于对大峡谷自然变迁的理解,这里是地壳板块活动最活跃的地段,积蓄了上百万年的能量,竟然由海底挤压出一座孤岛来,又在这岛中隆起无数的山峰,大峡谷便是折皱起的两重山。
   在这峡谷里行走,人心就受到了压挤,怎么都松弛不开。窄窄的峡谷,两面全是灰色的山岩,悬崖万仞,奇峰插天,直上直下的。谷底有河在流,流的是灰色的水,从此岩到彼岩,宽不过十来米,能看清对面岩石上的花纹和一个又一个的燕子窝,拳头般大的石凹,密布岩面,只是没有了燕子。
   这狭窄的山涧,竟有着长龙般的隧道,隧道是半圆的。露空处是在峡谷里,就像漆黑的山洞中,开了一面窗户,风景全从这窗里往外看。这里能行车,亦能走人。一走就横穿了一座山脉,贯通了这座岛屿的东西,成为一条中横枢纽之道。
   来到这座岛屿上,没有不来观光这条峡谷的。因为这样的峡谷,世界上没有几个。对于峡谷的好奇,是人对大自然的一种敬畏,人们看到的是一种纯粹的大理石断岩,而大理石能这么纠结在一座山峡里实属憾见。由于山水对大理石的侵蚀,这里的石纹就千奇百怪,又凹凸如深雕,这更是一大奇观。但最为让人动心,也最使人心情沉重的,就是那道贯通大峡谷的人工隧道了。
   这条隧道全长三百公里,横穿整座大峡谷,其中二十公里最为险要,也最为壮观。很难想象在这如此险峻的直壁上,人是如何在岩缝中凿出洞槽,将公路嵌镶在岩石峭壁上,可以认为这个工程是人类战胜自然的智慧和力量的印记。而这种力量中是没有掺和机械与自动化的,用的全是人力、十字镐和炸药。可以想见,那种十字镐,如何的一次两次、千次万次的敲击着坚硬岩石,凿窝打洞,炸药爆破。以这种弱小的力量应对顽韧的岩石,就使人想到水滴石穿的功力,这是需要何等的气魄、智慧和英勇啊。
   人们敬畏自然,因为自然的力量时常是不可战胜的。人们也应当敬畏自己,因为人类的智慧常常就战胜了自然,更应该敬畏在这大峡谷中,在战胜自然的战斗中而殉难的二百一十二位生命。这条景观之道可以说每公里便有一条生命献出,而走在用人类生命铺就的大峡谷中,人心不得不变得格外沉重。
   根据史料记载,来这里做劳工的皆为台湾将要退役的老兵,人数上万,按说他们是该安度晚年了,却又不得不来到这里为人类战胜自然,去进行着最终的战役。在这次战役中,有的活着,有的却永远留在了大峡谷里。他们是可歌可泣的,是人类战胜自然的真正英雄。
   正像这条峡谷,当地原住民的语言叫它太鲁阁,是“伟大的山脉”的意思,而战胜这座峡谷的英雄们更是伟大的英灵啊!你那一颗沉重的心,真该为这些英灵们而激动,而呼唤,呼唤人类的精神和智慧永存。
   突然就记起我们那些曾经战斗在三线建设中的知青兄弟们,在那如火如荼的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她们以青春赌明天,以激情胜自然,比起大峡谷里的劳动强度,是多了机械化,但那种恐惧和沉重感却少不了多少,也同样有牺牲,有伤亡,有生命的付出,而她们献出的却是年轻的生命啊。
   那些代表人类与自然搏斗的战役中牺牲的生命,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们想起来,就有着无限的沉重感,有着万千的感慨。要记住:珍惜生命是一条活人的原则,而奉献生命却是人类一种伟大的精神。
   这种精神将会永世不朽。
  
   二、森林
   一生都想着有一个大的森林,能让我在其中生活,过着远离尘嚣的日子。
   在那里,我会看到什么!青绿的苔鲜,满裹在粗壮的树身上,湿漉漉的渗着叶汁,阳光从林间透着下来,射在青苔上,那股清亮亮的光束里,正在泛起绿莹莹的雾气。就那么光亮的一斑,会让你激动不已,在你的心里竟燃起绿色生命的火焰,感动出生命的伟大和美丽。
   这树,是拼命地往空中生长,粗壮就是一种生命的力量。根也拼命地向四处伸长,交错如网,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树身越高大,根系越磅礴,遍地的藤状物丛生缠绵,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种拥抱是终生的,只要生命存在,永远就不再分离。然这种拥抱又是离心的,你死我活的,这便道出了生命的自私性。谁强壮就活着,残弱的便早早夭折了去。在自然界,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仅至于此。
   我很奇怪,在大森林里,夭折并不等于死亡,而仅仅表现为残缺。老大的树,不知何故,就突然地折断了,留下一个残桩,连着倒下的树身,那树身落地就又生根,又长出一股新枝,生命重新在燃烧,这树就形成了一个空洞,谁也没有死去,就这般残缺的长起,而这种残缺的情景,森林里到处都能看到,这倒形成了一种景致,一种独特的、自然的、人类也无法创造和模仿的美丽风景。
   这种景致有时是震撼的,让人无法想象它的形成是复杂,还是简单。但这种超然的美景总是与残缺相伴,这就使人想起古希腊神话中爱与美之神的断臂维纳斯,她的形象曾让多少雕塑家遗憾而为她再塑断臂,可怎么都不及残缺的原貌那么美,结果残缺就成了美的一种至高境界。这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大森林里到处都在揭示着它,人类对美的认识,应该从研究生命中获得。
   还有一种东西让人很惊奇,那便是寄生。这种现象在森林中处处可见,小到青苔,大到藤蔓,都是以寄生的方式在展示着生命的力量,有时竟是很辉煌的。看到一棵树,树身是螺旋状的,根部有树的根基,很粗很壮,也有藤的根基,不足树的枝粗,然而它却深嵌在树身里,盘绕着往上爬。不知多少岁月去了,它和树合为一体,就再也分不开。它的枝叶茂盛的不得了,遮天障目,荣耀一生。
   我更惊奇那小小的苔鲜,树长多高,它就能依附多高,总是躲着阳光生长,阳光照射了它,能清楚地看到它原来也是一棵树。有树的杆,树的根,也有树冠,这根就扎在树身上,吸着大树的汁液强壮自己的生命。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让生命在期间存活着,这种活法是否公允呢!想到人类,人类社会,寄生或说为依附的现象,恰似这森林一般,只是人类有着聪明的头脑,能让寄生更冠冕堂皇些。
   森林里常有雾在漫行,很轻飘,很弥漫,蒙蒙的,总是浮在林子的上空,遮云蔽日。浓的雾不知从哪里涌来,远处的林子就没有了形象,全埋在蒙蒙的水气中,水气常凝聚在叶尖上,流出一颗又一颗晶亮的水珠。树的杆、树的叶全是润润的青绿。这是一种柔润的氛围,柔润武汉儿童医院癫痫病电话的生成便决定着生命在这里的活跃。
   这就像人类的社会,总得有一些东西时常柔软人们的心,这东西不像林中的雾,看不到成年人为什么会突然得癫痫病?也摸不着,但它却能够在人的心叶上结下柔软的露珠,有了这种氛围,人们便平和、安定,生命即可长久。
   在森林中见到一面平湖,水清而明净,湖色是青绿的,像林中的叶儿那般清润。湖面如镜,里面装满了绿的叶,绿的树和蓝的天,唯独不曾见水鸟儿从湖面上浮过,也不曾见湖水打皱,光亮的似绿色的玻璃。一只小松鼠从树上下来,慌慌张张地跑到湖边,竖起身子静听,又埋下头去舔那润润的湖水,那湖水真就皱了,一圈一圈地起了涟漪。只是片刻,那鼠儿便转身离去,又回到森林里。
   这个画面让我激动不小。森林、湖泊和在这里生存着的所有生命,它们是多么的幸运和富有啊。因为森林里有湖,那是一种福气,阳光、空气和水是构建生命的三大要素,有着湖泊的森林,万物生长就茂盛,就活跃,就绿润地让生命感到快乐和舒心。
   真想就此盖上一间茅屋,就在那柔软的湖水边,在那棵绿茸茸的杉树下,那只松鼠窝的下面,久久地居住下来,远离尘嚣,走近生命,走近自己的灵魂里,去悉心聆听那大森林里的声音,那一定是天籁之音,纯净心灵之音。
   从湖边走出,树便稀疏,野草开始茂盛,森林渐渐远去。我就像读了一本书,书中写满着森林、湖泊和迷雾的文字,写满着生命由生到死的辉煌过程,那些惊天动地的震撼以及默默无闻的真情,那些生命过程中的故事,有些读得懂,有些读不懂,有些却成了未知的诱惑。
   我想思索生命的本质,还原人生的原貌,从自然中去感知自己,去寻求灵魂中那片清净的天地。因为我也是自然之子,寻求是人类智慧的一种光团,我不能让它熄灭,而要让它永久地照亮我的生命之路。
  
   三、山涧
   这是山中的一道石坡,有山溪自坡中流下,山涧就喧喧极响。
   坡上有山石突起,溪水就变幻了形态。似流云,如飘纱,时而飞起,时而伏下。有水珠儿溅起,晶晶闪闪,犹如万千颗珍珠在那里活跳。观其色,那是绿中泛黄,黄里透青,青又变为白,感觉中,这流下的一定是琼浆玉液了呢。再闻其声,小的叮咚,大的哗哗,终成一种轰轰通通的震动,整个山涧就充满回声。
   倒是那些山石,则与溪水不同,它们丑丑地静卧在那里,裹一身厚厚的褐苔,任凭溪水从身上踏过,做各种美的姿态变幻,又常常将溪水的欢笑声传播的很远很远。山石常常以沉默处世,而溪水却喜欢无限的炫耀。在这两者之间你究竟该崇尚谁呢!
   清晨,山中弥漫着淡淡的蓝雾,一片开阔地里,爬满了绿的草。
   阳光挪过来了,草地变得金光闪闪,一缕缕彩色的云气由那里漫了出来,有黄的,红的,蓝的,慢慢就变幻为紫。走近瞧,就少了云气,见草尖上满挂着晶莹的露珠。若变换方位,珠儿便呈现出不同的光彩。如此美丽的景色,真令人陶醉。
   可是,当太阳慢慢升高,露水儿便渐渐消失,那片草地却是另一番景象了。草儿并不绿的可爱,草中竟多了许些枯叶,有着虫儿的尸骸。看到这种情景,顿时让人常生了疑虑:这两种景象谁更真实呢?
   是后者么!人们是不愿意再去看它的。而前者的景色却常常使人沉入美的想象之中。这又该如何去理解它呢!
   这是一株奇怪的树,树身极矮,且又向一边歪斜了去,那里却有一棵挺直的大树。难道是大树在吸引它么!
   细瞧时,发现矮树的枝杈里竟伸出一条粗壮的杆,并且是附在了大树身上,弯弯曲曲地爬着上去。难道说这矮树属于藤类!可那矮树的枝分明是直的。奇异中,又突然看到,矮的树身原是两股,呈交错状,只是相互缠绕得太紧又太久了,才难得分辩。
   终于察明了,矮树是被野藤所缠,又为藤的意志而扭曲。大树尽管也被野藤绕住,但因自身的挺直,便不曾有屈服的感觉。看来,野藤是喜欢在弱者身上左缠右绕的。这种现象又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山涧,一边是河,一面是陡峭的石崖。
   突的一个急转,河水被山崖挡住了,水就绕着走。这么看来,水是屈服于山崖的。然而就在这道急弯里,那陡陡的石面上,却有着一个极大的石洼,洼深能进大车,高可容树,形似半个凹进的浑圆球体。洼里的石面极为滑润,布满了阶梯状的纹路,那是河水冲刷的痕迹,是河水历经沧桑的足迹。
   惊奇么!如此巨大而坚硬的山崖竟让柔软的河水给磨凹了。这么说,柔软的东西,你坚决不可小觑,即便是你再强大,也有能够战胜你的力量。
  
  

共 41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