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文缘】超值加油站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影视戏剧
一   卓和燕结婚七年,有车有房,却负担着不斐贷款;有情有爱,却因工作把孩子的事落下了。   妻子燕轻微而精疲地推开家门。为了手上的活儿干得漂亮些,她只能忍泪割爱,早出晚归。至于晚餐,她很久没和丈夫共享了。   相较而言,卓能赶在燕三个小时前回到家中,为她的归来做好铺垫。拥抱还像好莱坞影片里的拷贝。可那个栓着他心儿飞翔的精灵已没有了。   在寻找另一半的岁月里,真正让燕依在卓怀里入梦的,是一个共有的德性:喜欢闻亦重亦轻的汽油味儿。她说那味道意味着将来的生活会经济而实用;他说生活里有了那味道,他不会再爱上别人。   如此,迷上坐驾取得驾照,比试两人当月奖金的多少而拍板号牌尾数。五年前,卓先拿到了爱车的钥匙。三年前燕也在引擎的庆祝声中拥有其中一款。拿明天钱,做今日事,是时代给予他们的专利。   “我发现自有了那套浅绿的裙子后,就算没有我你都不觉得寂寞。还有不可思议的九十八号汽油?”在米黄色的室光里,卓显得很失调,只是惯例地浅吻了她。按例今晚他们有“功课”要做,这需要完好的前奏。   “卓,你不喜欢浅绿色?可你从没告诉我。还有,三台路的油品很好。”她的眼里闪着精华。每周一次,燕都会穿上那套裙子到很远的三台路加油。   “是吗?我的车加一次是半个月,而你的却只维持一周!”他说。   “我喜欢闻那种九十八号的味道,所以——卓,我从没反对过你戴花花绿绿的领带,也没在意你到别的加油站加油。你我的公司距离很远。我们的方向迟早会相反。为什么你会提到加油站?”她特意加重了语气,可底气其实在抽搐。她想说她深爱着卓,深恋着这个家。可那个加油站——足以使她终结房奴车奴生活的加油站,魔鬼般控制了她的灵魂。   “好吧,以后戴领带我争取清一色的。而现在,到了你穿上情趣装迷惑我的时间了。你知道,我已离不开它的诱惑了。”男人想妥协,明知对“功课”已索然无趣,但在情感的角斗场里,有利地势和锋利武器是取胜的关键。   “亲爱的,我现在有些累,改天加倍补偿你好吗?明天还有个谈判。我必须全力以付。”燕说。   可这跟“功课”有矛盾吗?反正卓今天好怪,他开始介意那个加油站了。   “只是,孩子的事,现在开花结果,是个不错的季节。更何况这件事已被你推拖了二年。”卓说。   “你知道这次不同以往。我们都武汉癫痫在哪家医院治的好听到了幸福在明天的召唤声,所以现在不能止步。——我们的孩子,岂能随随便便出生?至少他来到这个世界时,我们得有所积累。”   卓这颗大树,轻而易举地被她当作小草摇撼着。他发现她快被沦陷时,往往用“亲爱的”麻痹他,用负债来吓唬他。他可以不怀疑她对于家的忠诚。但以现有的收入模式。那个所谓的孩子,要等到多少年后才横空出世呢?那个美好的明天,已整整呼唤了他们七年!   工作像一张铁网隔阖着两人,年轻、冲动像燃烧的灰烬日渐萎缩。他对她有些乏味了。窗外高楼上动感的霓色忽明忽暗,这使他回忆起了什么……   也就在这天的清晨,卓跟妻子一样早早地出门。她今天又穿起了浅绿色的连衣裙,所以他料想她的车没油了。   他也得加油了。也要老板对他另眼相看,给他升职加薪。更不想因为阮囊羞涩而让未来的孩子在遥遥无期中成为泡沫。祖宗的英灵在天上看着他呢。   卓的车油量很足,可卓告诉自己:我的车只能很充盈,永远不能缺油。   他的女上级叫琴,二个月后就要到国外拓展公司业务。琴暗示过他,领导对她的推荐言听计从。而她一向对他最有亲和感。   他却一向对她没胃口。用蛾眉皓齿,猿背蜂腰来美化她并不过分,而是受纆于她的颧骨。迷信的人讲过:男人不能沾上这种女人,否则一辈子霉运当头。   琴的老公坐拥一家上市公司;可琴没花过老公一分钱,而是在这家势头不如老公的大厦里,干着跟老公抢夺市场的产业。   卓一向认为没有琴的推荐,公司领导照样会拿他顶她的位置。可是,这世界最怕的就是“可是”。万一他就是那个“万一”。   ——所以,他得为了钱而谄媚于她了,他得第一个到达办公室。第一个为她端上不加糖的咖啡。第一个把核对无误的工作报表递到她手里,在她看到自己第一眼时,他的笑容已绽得跟芭蕉桅子似的又大又肥。   车子加满了油,卓的风致也飙狂到上乘。惬意的引擎声告诉他,这会是一个愉乐而收获的一天。   手机突响,是让他心血沸腾的琴的电话:“卓,我看到你了,我就在你的身后。——别停下,接着开。”   “……”他内情狂搅乱翻,可没有合适的词语。反光镜里银亮色的一辆豪华版,紧跟在他的后面。   “你在听吗?卓,我正考虑着跟你讲一件事,——公司把我的出国行程提前了一个月,昨天我向领导推荐了你。头头们基本没什么异议。估计一周内会找你谈话的。”电话的那个端口很从容,他的头脑却狂燥起来。   卓刚有了飞天的想法,噌噌地,两肩就生出了双翼!五年来他几乎没有正眼看过这个长着颧骨的强势美女。连一夜情都没往她身上想过。只是例行公事地跟她对接着工作。饶是如此,琴每攀升一级,卓竟也癫痫大发作的症状表现跟着上提一截。   卓可以感激她推荐的成份,也可以认为是她挡着这些年的道。   可换位思考,随便一个女人被他撂荒这么久,都会记恨他一辈子,更别说向领导力推了!   “头儿,我,叫我怎么相信你呢?噢不,我是说,叫我怎么感谢你呢。”卓低眉顺眼地。   琴“咯咯”的笑起在手机里:“你第一次在我面前说话打颤了。你不用感谢我,就感谢这加油站好了。对了,有一些急于脱手的工作,我需要及时跟你交接,所以今天我们要到安邦大厦那个写字楼去。”   安邦大厦十六层,东南两面的内墙有多大,它的窗子就有多大。   卓打开笔记本,登录远程办公。琴告诉他一个特别的号码和防火墙密码。开始传输一些高端数据。并在他的U盘上录入核心的资料。还有一沓的纸质文件,她还没来得及整理,想交给他来做。因涉及绝密,这不能拿到总部去。   卓想起计划中对琴表现的殷勤,他不失时机地冲了杯咖啡。琴端在不肥不腻的手中,冲他流露一个感激的眼神。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在这里办公吗?”她捧着笑容问他。   他答:“因为这栋楼很达观。”   “你弄错了,不是这楼很靓,而是从这楼里看外面很爽。”她迷人的眼睛绽放出跌宕起伏的美。   “可这并不意外!在十六层欣赏景致也许不是最佳抉择。”他并不想讨好她。   “没错,但并不是每一栋高楼都能如愿以偿地一边办公,一边透过落地玻璃欣赏着自己的宅园。”女人的娉婷绝丽牵着他的魂儿扑了去。她抬起令男性神往的屁股,眼神飘向窗外。   他追徕于此:“你在说,玻璃外面就是您的家园。而你每天,出了家门到二十里外的通惠桥加油,再返回到安邦大厦工作?”   “也不尽然,每周我只在这里一天。”她安然地讲出了叫他惊慌不已的话来。   “等等,我是说,您的车,每周要加一次油?”卓的胸口里蹿起一团疑火。她跟他的燕犯一个傻,她也喜欢一种所谓的“九十八号”汽油吗?   “你真聪明,恭喜你猜对了。”她浅呷着咖啡,也许那咖啡他没冲好,她咽下的并不多湖北治疗青少年癫痫哪家医院:   “三台路加油站,就在这楼的对面,而和它一水之隔的小白楼,就是我的家。你不想过来看看吗?”   天,他听错了吗?原来妻子每周一趟的三台路加油站就在下面,不远处还挨着琴的家。而琴,一个高企精英,居然无视门前的加油站,驱车到通惠桥去。她们都每周加一次油。而且,上帝哟!不会她们都喜欢在同一天里去加油吧。卓的心恨不得从胸腔里蹦出来。飞到玻璃的下面的加油站去。   情难自控地,他来到她面前的大玻璃旁。   琴所言不虚,油站里消防器上的字都历历在目。界墙隔水,三十米之东有座带围墙的独院小白楼,应该就是她的家了。琴靠过来指给他。加上高跟鞋,她与他有一种浪漫风情里的默契。而她没有饰物的耳轮,不经意地磨研到了他的腮帮。温馨如饫的他听琴自语道:“想必我老公也该在公司里了,每天他跟我一起出门。”   搞笑到了鼎盛,世间竟有妻子在同一条产业链上的另一家公司里,跟丈夫进行着殊死的较量。另一个国际玩笑是:如今卓要坐在琴的位置上,接着跟那公司里的妻子搏击过招。而且斗得越凶,钱来得愈丰厚。   由于看到了籁以生存的巢穴,这女人波澜不惊的脸上,扬洒起一泓陶醉。   不幸的事情撞入卓和琴的眼帘。在欣赏和欣慰的同时,有两辆车子停在小白楼的门口。识别电门开启,又一前一后地蠕爬进去。   在绿篱围绕的院落中,其中一辆素来只喝九十八号汽油的车门打开后,抖跨下来一套浅绿色的连衣裙。神矫意扬的女车主被男主人揽住腰肢,步入白楼。   卓周身剧冷,白毛汗溽下。他不敢再看身旁的女人。   可身旁的女人也已泪花洗面,她喃啼着:“男的是白楼的主人!商场上我虽忠于公司,可生活中唯忠实于他。而他背着我——”   “……”   “阿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认识他们?”女人看到卓怔在那里。   男人一个激凌回过神来,“噢,怎么会呢?或许,他们只是进去随便聊聊。”他假装镇静。假装很想帮她。   “别安慰我了卓,他们这样聊,已不止一次了——呃,”琴一个怆然过度,差点背过气去。怡怜怡惜的身躯轻飘飘地倒向他。   香艳加愤慨,再加一股沁人心脾的母性体味,他被灌昏了去。   他坚韧着,总算没有失去理性。   不能让琴知道那不洁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而琴现在需要的是静慰和安抚。他也试图想把女人从身边推开,可当不知深浅的双手触在她婍妙的肩头时。她像入巢的鸟儿钻入他的怀抱。她泣不成声:   “阿卓,抱紧我好吗。我现在周身发冷。”   他躯体里另一个捣乱的灵魂猥琐地笑,“这女人真不错,我真该早点就把她收了。原来她是个媚气逼人的小女人。”他果真抱紧了她。浩荡的暖风从百会漫散到涌泉,又从涌泉一路飘扬到百会。他暗自解释自己,从没爱上过琴,现在也不会。他只是,误入气场,同病相怜而已。   寻寻觅觅中,啜泣着的琴感应着最温馨的中心点。她向它发出了央请。她勇敢的贴紧了他的下体,吻到了他的烫腮……   所以他明知燕今晚不会和他亲昵,却故意向她诉诸自己的苦衷和虚伪的大度。燕躲进书房里不敢出来。而他坦然着在床褥上打起鼾声。   ……      二   一个周期很快就过去,升职的正式通知印证了琴的说法。   那天,燕再次穿上浅绿色的连衣裙和他背道而驰,他又顺理成章地在通惠桥油站看见了琴的私车。交接工作自然还得在安邦大厦。   十六层的大玻璃旁,卓又一次看到了白楼里那对“偷情男女”。哀楚涟涟的琴再次扑到卓的怀中。为了安扶这个空虚无助的女人,纵然奉上一腔男人的情操,又算得了什么?   他看得出,琴从他身上拾起了快乐。女人的自信提升到了极限。卓在公司里算最帅的。与他劈腿的女人绝不失体面。   一周期后的日子很快又来到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两个古怪的女人,远离身边的油站,驱车到很远的地方去加油。再兜半个圈子回到原地,与随之而来的男人拥欢护爱。而这两男两女中,竟没有一个愿意捅破那张薄纸,结束这场游戏。   卓不再纠结于十堰治癫痫病最好的药浅绿色的连衣裙和九十八号汽油。黄杨厄闰地,从琴身上截获那些畸形的满足让他得意非凡。固而墙头马上的日子浸湎了四个周期。   第五周期。缠绵结束后,系好扣子的卓突然返身抱紧了琴。   唾手可得的区域经理与阆苑仙葩相媲,越发的一钱不值。想到面前的女人明天就要远涉重洋,他焦虑不安起来。那个以前在他眼里不算什么的琴,越来越有女人味。直至套牢了他的心。“阿琴,明天能不走吗?我想留你下来,我们永远在一起。”   “不可能,我留下来,你的区域经理就没了。”她嫣笑着推开他的痴态。   “还有比你更超值的吗?只要你肯留下来,我情愿放弃那个破位子。”取舍之间,卓觉得他的境界也升华了一大截。   “是吗?可你为什么今天才说,怕我爱上你吗?”   “不。说实话,区域经理这个位子我已窥视了很久。它像挂在天空的太阳,我只是黄土里的幼苗需要它的哺育。不是真的得到它,我永远像在做梦一般。当它敲响我的门,就要被我握在手心时,我才拈量出,如果可以重来,浴爱才是不二选择。”卓深有感触。   “是吗?这个职位能让你殷实一辈子,而虚渺的男女情感,说老它就老,说死它就死。”   “不,没有你,我会发疯的。我现在就跟领导说去,也许,他们会同意你留下。”   琴摇摇头:“到国外开拓是我的梦想。再说,我并没说过爱上了你。我们此刻,只是彼此需要而已。”   “你撤谎,你流的泪是假的吗?你纵情的欢吟声也是假的吗?你走后,能容忍那个男人偷窃——那个女人。”他振振有词。 共 990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