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打火机的爱情(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影视戏剧

昨天下午忽然接到了朋友钱君的电话,问我几点下班,说有事找我一趟,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我帮他做的事情,就笑逐颜开地问道:“是不是要拿回你的打火机呀?行,带好吃的来换。”钱同学哈哈笑了起来:“我这次去日本肯定给你带东西回来,但不是好吃的,到时候见到就知道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丫的别给我带个马桶盖回来吧?还不够恶心人的呢。”他嘻嘻笑了几声并未回答。

事情还是在一个多月前,一个周末的中午他给我打电话,很着急的声音问我在哪儿?我说在图书馆,这家伙就说让我到飞机场一趟,他要出差到日本,但无意中带了一个打火机,到了安检才想起这玩意儿不让上飞机的,应该被没收,他就着急了,非要我快去替他保存一下。我开始以为是那种很名贵的ZIPPO火机,急急忙忙赶到飞机场才知道是个很古老的打火机,造型是一朵莲花,轻轻一按就从莲花中间喷出火苗的那一种,根据我的判断这应该是济南西市场批发的玩意儿,最多也就是三十块钱吧。但钱君似乎很重视,急匆匆交给我就进了机场,然后在小鬼子的国家呆了五十多天才回来。回国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我要打火机,可以想象这玩意对他的重要性。

晚上按照程序就是我俩喝酒撸串,这家伙带了几瓶日本的清酒,也不知道怎么从飞机上带回来的,但我现在除非特殊情况不再饮酒,只和他聊了一会儿,他喝清酒,我则喝了些许酸奶,也痛痛快快接收了他带回来的礼物,不收就是矫情了。我给他打火机的时候,很明显看到这家伙有点激动,双手接过后放到自己贴身的口袋里。然后借着清酒酒劲,给我讲了讲这个打火机的故事。

钱君是个多情的人,这个打火机是他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大学里的女朋友送给他的,二个人都是外语专业,感情也很深。记得当初钱君有抽烟的毛病,女朋友阻止几次后就给他买了这个打火机作为生日礼物,说这个火机使用坏之后就让他永远戒烟,钱君很痛快答应了。但男人有几个完完全全听所爱人的话的呀,他一如既往地抽烟,只是很少用这个打火机而已。大学四年转眼就过去了,打火机虽然没有完全毁坏却已经锈迹斑斑,眼看就不能用了,他和女朋友的感情却也如这个打火机,淡泊许多但并没有完全用坏。毕业后本来二人一起回了一个小城市,本来可以拥有一种白头偕老的幸福。但他开始讨厌女朋友对他的管束,总想有自己的自由,于是他后来辞职到了济南打拼,再后来两个人也就散了,女孩子在小城市里结婚生子,他则在济南也有了自己的家。只是他慢慢地发现,他心里的真爱却是那个分手的女朋友,现在济南的家庭总有点同床异梦。再也没有那种动心的感觉,他的烟瘾越来越大,终于到医院检查的时候大夫告诉他必须在烟和生命之间任选其一,他这才算彻底告别了香烟。偶然收拾家的时候又发现了这个打火机,他打了一下居然奇迹般地着了,他说当时看着火苗在莲花之上闪动,他忽然哭了,哭泣当时的舍弃真爱,哭泣自己再也回不去的青春,从此以后他找人重新打磨了这个火机,佩戴在身上作为一种纪念。

我忽然忍不住也想喝酒,青年时候不懂爱,这一生我们可能都在学习爱的过程中长大吧。

江西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怎么治疗癫痫的原发性癫痫病病症有哪些呢儿童癫痫病的早期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