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珍妮日记(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珍妮是我的同学加好朋友,平日里无话不谈。她当初选择护理这个职业,其实并非自愿,而是因为无知,认为所有穿白大褂的都是医生。那一身洁白,显得庄严神圣、洁柔无暇,干净利落,仿若军人的军装一样威武而属有使命感,有着不可侵犯的圣洁。

六十年代出生之人,更懂得服从。珍妮来自农村,虽然,护校与自己的理想相差甚远,经过一段时间的迷茫,她很快安下心来,投入到了各门课程的紧张学习中。生活,并非热爱才真正执着,有时是在长期的磨砺中,接触中,甚或无奈中,渐渐地有了热爱,也就下定了执着一生的决心。我们那一代人真的是干一行爱一行钻研一行。也许,护理工作平凡、琐碎而又卑微,为许许多多人所不屑,即使是离不开你护理的病人,他们依旧觉得这份照顾人的职业卑贱而又辛苦,没有什么前途。

是的,我不否认这份工作没有多大前途,没有多少改变命运的机遇,没有大的发展。可珍妮总是一如既往,她从不抱怨,不喊累,不叫苦。在病人眼里她永远温柔娴静,轻言细语,一丝不苟,尽职尽责。所以,在我们同学中她最早一个脱颖而出,当上了护士长。这之于她并非如他人一样,觉得功夫不负有心人,或是享有了一些权力或自由,或是比以往要轻松一些自由一些。可她偏偏就是一个操心的命,事事亲为,遇到难题总是冲在前面,处处以工作为重。工作比以往更忙更累。她是那种默默无闻认真做事的人,为人正直、善良,从不会看人行事或在领导面前夸夸其谈。她不在乎先进或奖励,当然,没那么伟大,不是真的不在乎,而是她愿意承让给更加优秀的人。对于荣誉谁都渴望,她更愿将这样的机会让给群众,也好调动群众的积极性。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些委屈或无法言说的苦痛,珍妮也一样。

一天,我从她那里借了一本书。书里掉出一张纸,细看是她写的几篇日记。

2007年1月9日我调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整整七十天时间,让我经历了两件终身难忘的事。

二月十三日在总院开完院晨会,乘公交车匆匆赶往社区。刚进护理站,便遇一七岁患儿输注先锋过敏,发生过敏性休克。经全力抢救,挽救了患儿生命。我组织抢救,同时呼叫医院那边急诊和儿科专家迅速赶到。患儿喉头水肿,窒息,呼吸困难,躁动,几个人摁不住。针扎上就动掉了,连氧气瓶也踢翻了。情况危机,我在患儿头部保持呼吸道通畅,用手抠出口腔分泌物,建议医生迅速注射肾上腺素。在病人极度的躁狂下建立静脉通道,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穿刺成功后又被狂躁的患儿在挣扎中拔出。这可是生命通道,必须尽快建立,并保证通畅。孩子球结膜水肿,两眼上翻,渐渐地安静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信号。我拿着手机的手在发抖,口腔干燥的没有一点唾液。我再一次催促医院那边的儿科专家。一边紧紧地盯着患儿的呼吸和神志。一位内科老专家,束手无策地在走廊走来走去。我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将他送到条件好的医院总部。我知道保证好呼吸及静脉通道尤为重要,上所有抢救措施。那边的急救人员和儿科专家来了,孩子终于在中午十二点时脱离了生命危险。我亲自护送到儿科住院。我单薄的衣服外穿着白大褂,站在医院外面,冻得瑟瑟发抖,不知该如何回社区,身上没有带钱,又不能穿着大褂乱跑。情急之下坐进一辆出租车。这是患儿差一点以生命为代价为我上了到社区的第一课,敲响了安全第一的警钟。社区远离医院,条件设备有限,医务人员极少遇到抢救,医疗安全压力远比在医院那边要大很多。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主任又是从事检验的,作为护士长必须得抓好医疗安全。

事后细想,万幸的是患儿抢救过来了,自不必说。家属甚至没有说一声谢谢,这都无所谓。但要是抢救不过来,后果不堪设想。越想压力越大,越是胆战心惊。

二月十九日,因送代消包一事,又发生了一件意外。始料不及,的确太意外了。我和主任到各部门查看。到妇科贠大夫那里,她说代消包要消毒了,没时间送。主任当时就说,你随送专家的车早点走,送去消毒,明天取上包再来上班。平常也是这样的,她家就住在医院,顺便的事,这问题应该当时就解决了。过了一会儿,她来到我的办公室,大发雷霆,说她多忙多忙,又要看病,还要负责给专家准备消毒包。她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大堆,我根本插不上嘴,说完之后也不容我解释,甩门而去。她的工作在我来之前就是这样安排的,我并没有变动。我走到门口,自语一句:干啥吃的,连这点工作都不想干。

我以为她发泄一顿也就完事了。谁知她在二楼歇斯底里的哭闹。一会儿王大夫到我办公室领东西。说:没事,她就那样,过一阵子总要闹一次,和社区谁都吵闹过。原来她是这样的脾气。我也没在意。一会儿主任叫我下班,说:“我去劝了,她还在哭,不肯下班,我们走吧。我给上晚班的人交待过了。”

那天同事母亲去世,下班直接去吃酒席。刚刚坐稳还没有开席,主任接到电话,贠大夫喝药了。医院的救护车已经赶去。我们迅速赶住医院。她服了十多片过期的舒乐安定,进行了洗胃。我站在她床边,她躁动不安,肆意谩骂,污秽的语言简直不堪入耳,与一个农村妇女没啥区别。后来,同事们实在听不下去,让我去急诊科办公室休息。不一会儿,院领导全来了。问了具体情况,又看望了已经没有危险的她。我很尴尬,内心的郁闷无法言表,只能沉默。领导没有谴责我。基层负责人,本来就只是一些琐琐碎碎鸡毛蒜皮的小事,谁知还会管出人命。她爱人是医院中层领导,见到我,似乎并没有恨意,还有几分不好意思,对我说话也很客气。我甚是安慰,起码他理解。饿着肚子折腾到晚上十一点多,主任让我先回家。十二点以后她醒来了,主任也就回去睡觉了。半夜,他们两口子不知怎么商量的,非要主任去一趟急诊科,她一定要住院。主任只好叫去分管院长。她住院了。

第二天正好院晨会。开完会,我和主任到院长办公室,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经过一五一十报告了一遍。院长没有说啥。

回到社区护理站,几位护理人员正在那里议论此事。

“她真不该,人家没说什么,又没大吵大闹,喝什么药。”

“是啊!这弄得满城风雨的,多丢人,还住院,悄悄地回去休息几天罢了。”

站在门口的护士见我过来,说了一半的话梗在喉咙。我保持一种平常的状态,只字不提昨天发生的事。是非自有公论。

这事令我震撼和无奈,朝夕相处的工作人员竟然以这种方式回应我。这是自己同事以生命为代价为我上的第二课。我真不该现学现用那句领导曾责骂我的话:“干啥吃的。”

我唯一的错,就是说了那么一句:“干啥吃的?”别人可以这样说我,而我不能效仿去说他人。我怎么能不好好保持自己的素质和优雅,在她无理取闹时,随口嘣出那么一句很伤人的话呢?随她发泄完了,走人罢了,怎么就不能忍耐一下,酿了那么一出戏。很戏剧性的一幕,戏演到了家,把她骨子里本性的东西展露无异,也将我推到了非常尴尬的境地。后来,护士长们开会,知道领导要训话,有人调侃说,我们也拿一瓶药放在面前,看看领导还敢训谁。玩笑归玩笑,每个人手下几十号人,要保证工作质量和安全,就得要求和管理。所幸,众多人都有很高的素质和涵养,不会因一句话而表现过激。当然,医院的怪事也不只我遇到的这一桩。总之,不管咋说,我是成就了一桩奇葩事件。

这样的代价告诉我什么?警示什么?承载不起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警告。

困难可以面对,压力也可以承受,工作多忙都可以,而遭遇这样的事,令我心颤。

后来,因这事没少郁闷。遇见这样的人,也得凄慌相伴而行。事件之后,她大有不依不挠之势,住在医院很久,不上班又很久,她一直在等待我亲自去给她道歉。我不去,坚决不去。为此,分管领导打电话要求我去,我在电话里与领导吵了起来。与她在病房辱骂我的那些污言秽语相比,我那一句话算得了什么,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更何况当时工作已经安排好了,是她跑来无理取闹。有话不能好好说,我又没惹她,凭啥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那里满腹牢骚,骂骂咧咧。这是单位,是以工作为主的地方,不是个人发泄情绪的场所。工作嫌忙不想做可以商量,可以平心静气的说,何必一进门就大动干戈,示威似的。我必定不是她老公或孩子,她可以随便谩骂。闹腾一下也罢了,自己倒喝药了。谁更委屈?

在社区真是多事的一年。我所有精力用在工作,没有时间管儿子,甚至没有好好照顾他的饮食,儿子考学不理想,报志愿又失误。我晋升职称搁浅,条件具备,却阻在门外。装修房子矛盾重重,差点闹离婚。生活就是如此纷纷扰扰,走过一个坎又一个坎。

我只是一个芝麻官,可也管着一个群体,工作不是竭尽全力就能做好,尤其管理,更应该具备领导的素质、胸怀和涵养。细思量,自己不够成熟,不够大度,不够宽容,不够仁爱,不会交流,不善变通,不善解人意。许多经验来自工作和生活。此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感觉好疲惫,好想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想未来,好想永远离开病房。

好累,好无奈,真不想干了。

看到此,我很难想象一直笑意融融的她,从未见她唉声叹气,从未见她抱怨工作忙碌,从未听她絮叨家庭纷争,却载着一颗沉甸甸的心,一路前行。

珍妮就是珍妮,不管遇到怎样的风浪,她一直执着于自己的追求,即使疲惫也依旧热爱着护理工作,依旧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没有辉煌的成就,但她一生却从未出过差错事故,她无愧于“白衣天使”的光荣称号。

我为有这样的同事和朋友而自豪和骄傲,祝福你!珍妮。

癫痫病对青少年有什么危害?治疗癫痫费用要多少?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好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