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那年丁香】干爸干妈(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艺苑名流

按我们当地风俗,如果要给孩子找干爸,就要在孩子满月当天,抱着婴儿在大路上等,碰见的第一位男性成人则不可选择又不得拒绝就是孩子的干爸,俗称“碰干爸!”这种做法好处是:简单,不费事;缺点是:双方家长不一定合脾气,只能听天由命。

我是母亲生产的第五个孩子,前4个都因“四六风”(新生儿破伤风)或出天花夭折。出生后老爱哭闹,害的父母非常担心,就想找个干爸。老辈传下来说法,干爸可以护佑孩子平安、健康成长。

我的干爸却用不是老办法碰来的,而是一位本村村民介绍的。干爸家和我们不是一个乡,却是连畔种地,距离只有3里远。换句话说,我们村土地都种在了干爸家门口。

从记事起,我就有一件长命富贵锁,银质的。锁不大,上面有“长命富贵”4字。每到春节临近,母亲都要用红布在挂银锁的椭圆形布带上再包上一层,在挂锁处的下面黑色布带上也包上一层。(这一工作本应由干妈完成,但一直是母亲做的。)正月初四,我到干爸家拜年,就带上这件长命锁,一直戴到12岁。

干爸干妈有许多干娃,我是最小的一位。有位干娃的儿子都比我大。那时春节拜年,讲究给干爸干妈磕头,别的干娃都自觉磕头,尽管走时父母千叮咛万嘱咐,但我没有一年自觉给我的干爸干妈磕头行礼。从小我就不喜欢这种旧礼节,羞于到人前干自己不愿干的事。虽然我没给二老磕过头,但干爸仍然每年都照样发给我2角钱押岁钱。

随着时间推移,干爸干妈的干儿子一年比一年少,最后只剩下我一人,其余的一到12岁,就被告知:下年不用再来,娃已经满12岁了。我这个干娃一直走动了50年。

干爸干妈是组合家庭,干爸和干爸前妻有3个儿子,干妈与前夫还有1个儿子。干妈的大儿子大我十几岁,我记事时,他已结婚有了孩子,并分家另过。

干爸干妈心底善良,从未与人发生过矛盾或尖锐对立状况。干爸高个,衣着干净、整洁,说话声音不高,从没见说过一句粗话。干妈一双小脚,个子不低,身体较弱,说话声音细小,但清晰。干爸干妈的儿子也很有教养,性情和善,说话不慌不忙,从不议论村里人是非。

上世纪五十到六十年代年代,他们村只有干爸一家住着6间土坯房,其余都住地窑。因此干爸家庄基两侧,及门前都不靠邻居,只是屋后隔着条路有户邻居。庄子周围栽了很多树,有柿树、核桃树、石榴树、杨树、槐树等,庄基被树木环绕,远处只看见郁郁葱葱的树木。屋里显得宁静、幽雅,只有干爸养的鸟儿在不知疲倦的鸣啭。

有年春天,父亲在家门口挖了棵枣树苗,让我给干爸专门送去,第二年就听干爸说:“你送来的枣书苗长得很快,去年栽植,今年就结果了。”干爸家又增加了棵果树。

有年春节刚过,我去姑姑家走亲戚,回来路过干爸家,顺便跑了进去,干妈一见就问:“吃饭了吗?”我回答:“吃过了。”干妈把屋里一只小瓮盖子揭开,取出几个柿饼递给我:“吃吧,孩子!”这件事过去已经五十多年,但我一直清楚地记着,也曾多次想过:既然干爸家有柿饼,为啥拜年时没给我吃,却等到刚过年的时候给我吃。大概只有一种解释:正月拜年时家里客人多,不够吃,这天看我一个人去了,才专门招待我。

小时候,干妈也经常与我拉闲话。有一次她问正上小学的我:“你长大以后工作了,让干妈到你工作的家里去吗?”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让干妈去,这还用说!”干妈笑了笑没说啥。虽然我是这样回答的,但让干妈到我工作之处去的愿望一直没实现。因为直到二位老人逝世,我还在老家住。

小时候,干妈常常对我说,她年轻时受了很多苦,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曾经盘过10多个锅头。就是说搬过10多次家,其中吃苦受累可自不必说。我一直就没见干妈上过地,她一天到晚总忙着料理家务。因为小脚,走路很慢,头戴一顶圆型软帽,声音细小柔弱。她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物品摆放井井有条,多年如一日。

想起干妈幹的臊子面,至今还回味无穷。面条幹得又细又长,臊子切得很小,吃着筋道,味道特香。吃一顿永远忘不了。让如今年轻人放开思想也绝对想不到那是怎样的一种香。

上世纪80年代,有次到干妈家,发现她过一会,喉咙就会发出“咯哇”一声,我问她,她说经常夜里严重失眠,一到白天就感到气短,于是就发出上述声音。我虽然年龄不大,可也是个“老失眠”患者。我用自己经验告诉干妈:白天找同龄人聊天,晚上看看电视,坚持晚点睡觉,或许会好点。干妈说;“心烦不愿与人聊天,不愿看电视。”我进而对她说,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都要坚持与人做,这样会转移注意力,提高睡眠质量。

一年后,我再次见到干妈时,她第一句话就说:“我干娃把我的失眠治好了。”听了这话,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干爸干妈没女儿,有次干妈对人说:“我以后老了,不知我干娃能不能给我整桌献饭。”当我母亲对我说这话时,我当即不假考虑的说:“这还用说吗!”

有年春节,干爸问我,能否给他家里代买台电视机。听说县里还不好买。上班后,我专程就到县上买了一台海燕牌黑白电视机,当天下午送到干爸家。干爸干妈高兴地合不拢嘴。这是干爸家第一台电视机,在他们村也算拥有电视较早的住户之一。

1987年初夏的一天,我步行去公路乘车准备去单位,路过干爸门前,恰好遇到干爸,他说:“你干妈有病!”这是第一次得知干妈有病,干爸既然能给我说,恐怕非一般小病。我立即进了干妈家,干妈还能说话,我问了病情,接着把身上仅有的钱,只留下乘车费,都留给干妈,又叮嘱干爸和几位干兄弟:“抓紧给干妈看病!”就去了单位。

过了不长时间,接到家里电话:干妈病逝。得知噩耗,心里非常难过,再也见不到我慈祥、善良、爱我、我爱的干妈了。幸亏干爸上次告知,才算见了干妈一面,也是最后一面。

安葬那天,我带着献饭和祭祀品,和妻子一起去向干妈送行。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在干妈灵堂大哭不起,排遣内心对干妈的思念与眷恋。一遍一遍地在陵前作揖磕头。全然没了幼时春节磕头作揖的尴尬与难为情。

当地过事讲究,乐队要求主要亲属掏钱点乐曲。干妈没有女儿,可我就是她的干儿和女儿。我带头点了能代表我心意的好些曲子,表达哀思。我要让所有在场的人知道,我干妈没女儿,也活得和有女儿一样风光!

干爸爱喝酒,以前到我家,他和岳父、姨夫、父亲一起兴致勃勃的喝酒场面,知道他老人家好酒。我通常就在正月初八这天,用家里最好的酒水招待。好酒应当让爱喝酒、会喝酒的人喝,让我最敬爱的人喝!

每逢拜年或看望干爸,除带上必不可少的糕点外,再带上两瓶酒和上好的茶叶。

在以后,每年春节给干爸50元零花钱,再后来我的经济条件稍好每次给100元。干爸感动地时常对人说:“我干娃是塬上最好的一个,比我儿子都好!”其实我理解,我怎能和人家儿子相比。干兄弟们常年伺候在侧,精心呵护,可谓无微不至。我只是尽了一点微小的心意而已。

1991年我在家乡所在地基层单位工作,干爸说,家里有副铙钹,声音响亮,在北塬上数一数二,是建国前花5斗(150斤)小麦换的。现在用不上了,如果有谁需要帮忙联系转让出去。当时小麦市场价格1元1斤,只要卖够150元就行。我答应了,表示有机会就联系。说这话后不久,我被调到县城工作。又过了两年多,再次调回家乡所在地。

1994年单位所在街道组建锣鼓队,经与村长联系,村上愿意购买,并且按1991年说的价格150元说定。当我到干爸家取铙钹时,对干爸说了价格。干爸说:“前几年小麦1元一斤,如今已是1.2元一斤,你和人家说的价格低了。”我一想也对。小麦时过价长。于是我又同村长商议,提出价格问题。村长爽快答应:“其实你当时要150元也没多要,再加30元也有道理。”村上按干爸意见付了款。干爸很满意,说实话,干爸压根就没多要。

干妈逝世后,干爸与一起生活的小儿子迁住到村西头居民点,这时该村已经无地窑住户。我每年除春节给干爸拜年外,冬季农闲时节休假也抽空再去看看年事已高的老人。

2000年,我已回到县上工作,家仍在原上。冬天的一个下午,家里打来电话;干爸逝世,让我连夜晚回家。我找了辆车,先到家里。一见妻子,气不打一处来:“往年,冬天趁农闲,我都专门去看望干爸一次,带上礼物,专程看望。和老人家好好聊聊天。今年我要去,你却说地里有活要干,害得我没去成。谁知春节一面,竟成永别。”妻子吓的没敢吭声。

母亲告诉我,你现在就去,因县上推行火葬,连夜晚安葬,说完话我就去了干爸家。一进门,屋里有很多帮忙邻居,干爸已入殓。我问干哥:“我还能见干爸一面吗?”干哥说:“棺盖已钉死。”我闻声泪如雨下,立即跪下放声大哭。几位帮忙的过来劝我:“不敢出声,被人听见了不好!”我心里非常难过、悲伤、郁闷。连夜晚赶回来,向干爸告别,竟不能见一面。就这样与慈祥、善良、忠厚,打小疼我、爱我、懂我的干爸不能见上一面,心有说不出的难过。

因为在农村推广火化,而原区绝大多数老百姓不能接受,只好采取秘密土葬,不举行葬礼。干爸的逝世竟未能见到我三个献食,成为无法弥补的遗憾。三周年时,我已搬家县城,和妻子一起带着献饭,祭祀用品,向逝世已三年的干爸献上我的心意。

如果来生找干爸,我还找干爸干妈这样的!

山东有没有癫痫病医院治癫痫的最新疗法有哪些武汉小儿癫痫医院北京癫痫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