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关于城墙的文字(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艺苑名流

这座城市,陪伴着我走过了六十多年。

这六十年在我的记忆里,越早就越是朦胧,特别是孩提时的事,就像旧时的照片,是分散放在那里的,翻到了,便是一段记忆,一段有关这座城市的生活记忆。这种记忆,常常让我回到那个年代,重新体味着那时的生活意趣。那些老去的东西,随着岁月在不知不觉中就逝去了,而曾经在生活中感受过的东西却不曾丢失。它时不时就会从我的脑海里跳了出来,逼着我去回想它,于是就有了许多很有意思的文字。

——题记

这座城市里,最荣耀也最显古的就是那座城墙了。它将这座城几乎是方方正正地围了一圈,它的存在,使这座城成为中国唯一保留这般完整的围着城墙的城市。可在我的记忆里,这座城墙并不是完整的,它曾残缺过,残缺得几乎快要破碎了。对这种残缺的记忆,可以追溯到我的中学时期,准确地说是六十年代初。

那时我十多岁,刚刚搬过新家,就住在东城墙的边上,天天从城墙根里走过,而我考入的学校距南城墙又不远,我的同学们多数都住在南城墙根下一个叫做下马陵的地方,我们就常常在城墙上玩耍,这种与城墙接触的机会,使得我从小就对城墙有着很深的认识。那种黄而硬的土质与那厚厚的青灰色的城砖,还有一些破损不堪的残垣断壁以及看似坍塌的城洞,让我时常产生一种疑惑和好奇,也就是在这种疑惑和好奇中,与这座城墙便有了不少的生活故事。

那阵子,学生压力不大,作业在课堂上早早就做完了。下午放学,我们几个同学就去爬城墙玩。那城墙是用厚厚的城砖砌的,上下有着一定的斜度,砖与砖之间都差着一两公分的余地。同学里有着一位叫黑老拐的学友,他就住在城墙根下,时常练着爬墙。看着那么陡的墙面,几分钟他就爬上一半的距离,足有七八米高,他一边爬一边吆喝着我们快上。越往高处去,他的身子越贴近墙面,看得我们都要冒汗了,他却呲着那口黄牙嘿嘿地笑,还不停地招手。

我们试着去爬,不足三四米,腿就开始发抖,手指尖抠着砖缝在阵阵做疼。我们不得不下去,仰头看他已经到了城墙顶部,而那里是一个城垛,一米多高的墙全是直线,他得有胆量直了腿去抓那垛上的凹处,我们的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上,揪心地看着他往上翻着。他真的就翻了过去,站在了城墙的顶上,向我们不停挥手,仍呲着那份黄牙,笑得极其灿烂,就像一个胜利者而自豪得不得了。

我们就没有这个胆量,只能顺着城墙的流水道往上爬,这水道是个隆起的凹形槽,凹里正好能容下一个人,两面有砖墙可抓。我们顺着这道槽爬上了顶,但要翻过顶上的盖子却不容易,还是黑老拐帮忙,一个一个地将我们拽着上去。上了城墙,就有了居高临下的感觉,那时的楼房不多,眼下全是成片的矮屋,灰黑的屋顶鳞次栉比,能看清房顶上长着的野草,房屋高低不等,院落大小不一,十分的杂乱。平日在这些小巷里行走,并没有这种破碎的感觉,一旦由城上望下,怎么就这么破烂不堪,想起人们就生活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心里就有种难过。

那时的城墙,有着许多的暗洞,不知这洞是谁人所挖、挖它做什么,而且许多洞子都是相互连通的。我们是常常由城墙下来便钻进这黑乎乎的暗洞里。那里很潮湿,地面高低不平,总有塌下的土块堵在洞道中,得小心翼翼地钻着过去,过去的那一段就更黑,几乎是看不到五指,我们相互照应着,摸着洞墙一步一步地挪着去。忽儿,前方竟有了亮光,继续走着,就看到一个出口,这出口通到了城外,有着小树林子和遍地的野草。尽管说这洞子有些怕人,但这种具有冒险性的诱惑却常常让我们留恋。因此,我们常常发现一个新洞子,总是要进去探探。

有一年,城里传出一件杀人案,说是几个学生钻洞子发现了一具腐烂的女尸而报了警。这消息对我们来说震惊不小,想起那漆黑一团的洞子里,突然踩上一具软乎乎的尸体,那真让人毛骨悚然地竖起头发来,那种恐惧是谁都不愿意遇到,也从那时起,我们便不再去钻那城墙洞了。

在我居住的东城墙,就没有南城墙那么完好,大段大段的城墙已经没有了城砖,裸露着坚硬的土质,而再坚硬的土也经不起人们常年的踩踏,就有坍塌下来的,便被周围人拉了土去,盖房子用,盖鸡窝也用,甚至膛个炉心和个煤饼也要用此土,说这土粘性大结实耐用。在人们的意识中,这是一座无用的城,是一堆废土,而当时的政府也并没有把它做为古迹加以保护。有些地段城墙就塌开了豁口,成了人们出城的捷径,我常常也在这种捷径中行走,爬上城墙的小坡,遍地荒草丛生,有秋虫鸣叫时,我和小伙伴们就去那里捉蛐蛐玩,也常常看到黑乎乎的洞子,心就发怵,总是想着那里面藏着坏人或有被杀的尸体,这样的城墙给我带来的竟是一种恐惧和不安。

记不清是哪一年的事,学校里组织我们参加义务劳动,全校停课了两天,数千人就开到了城墙边,任务就是将坍塌和散落的城墙砖传送到城墙上去。我们并不知道这是政府开始了修复城墙工程,只看到整个城墙外全站满了人,黑压压一片,那是来自全市各个学校的中学生。我们分段包干任务,整整干了三天半,尽管我们不懂得这次劳动是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但我们的劳动是一丝不苟的,把每块城砖上的粘土都抠了下来,用手套擦得干干净净,砖摞得整整齐齐。那砖很大,足有一尺多长,用双手才能搬得动,有些女同学手上打出了血泡,依然坚持搬运。不知哪个学校的学生从城墙上滚了下来受了伤,上面才停止了学生的义务劳动。后来我们看到城墙开始有工人维修,一段一段地在恢复,想到我们的劳动就感到很高兴,因为那里面也有着我们的汗水啊!也正是这个时期,中国开始了一场文化大革命。

文革中,这座古城也同人的命运一样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所有城门箭楼上的文物都当做封资修而被铲除,包括古建筑上的雕刻、匾牌、历代文人墨客的真迹均遭到程度不同的损坏,许多文物价值很高的东西不是被砸就是被焚烧。可幸的是这座城墙太大太难以挖掘,不然定会让挖掘机将它夷为平地的。

文革使这座城墙经历了洗礼,那些鲜为人知的城洞却成了保护受害人财产的密室。那时,红卫兵抄家成风,许多当权派、地富反坏右分子、黑五类等等,为了免受家庭灾难,偷着摸着将家中一些值钱的东西埋在了城墙洞里,结果就有被迫害至死,那些东西便留在了城墙中。

七十年代,国际形势吃紧,国内便搞起“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运动。这座古城里就到处在搞人防工程,深挖防空洞,整座城市的地下全掏了地洞,而且洞洞相连。这就少不了对城墙的挖掘,在城墙里修地道,用砖固水泥打基,说是防止原子弹的屏障。就是在这次的挖掘中,发现了大量的财物埋藏,有金银首饰、文房珠宝、字画古董。那时的人单纯老实,凡是挖到的东西全部上缴归为国有。

那段时日,任何人都可以去破坏这座城墙,拉个架子车去挖一车城土,根本无人问津。我们学校经常停课,闲来无事我就想着法儿练身体,也去城边掏出几块厚厚的城砖带回家中,把砖刻成了石锁,每日等不得天儿透亮就在院子里举那玩意,练得胸大肌和三角肌鼓得高高的。那城砖真够瓷实,质底细腻,刻出来光溜溜的像块青石,我就在那上面画出个雷锋的像,雕刻出一副石版画,再涂上墨汁,便拓出一幅幅雷锋画像,送给同学和伙伴们玩耍。

那些城墙砖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些十分耐刻的砖块,至于它与唐代或明代有着什么样的联系是一概不知。因为在这座城市里,秦砖汉瓦到处都是,农民在地里翻土随便就挖出个汉罐来,扔了可惜,便带回家里放在屋檐下接雨水。

还在文革的前夕,有关阶级斗争的教育在中学就很普及了,但对我们中学生来说,头脑中的阶级概念并不十分清楚,分辨阶级仅仅是将人分为好人和坏人,而好人做事就光明磊落,坏人一定是鬼鬼祟祟。一次去同学家里玩耍,那是一个机关单位,我们跑到六层楼的平台上,这楼与城墙隔着一条马路,因此从那里去看城墙就十分清晰,我们无意间看到一个人从城墙下半掩的城洞里钻出来,与不远站着的人招手,两人就在那交谈了很久尔后分手。十多分钟后两人又在那里汇合,而且在交换着什么东西。对于这种无法猜测又无法弄清楚的可疑现象,就引起了我们大家的注意,连续两天我们就在同一个时间从那楼上去观察,那两人还在那里进行着同样的交往和活动。我们认真地将它看做是一个阶级的活动,是阶级敌人在进行什么破坏活动。

我们便郑重其事地把它汇报给班主任,又汇报到校长办公室,我们大家分别把看到的任何细节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校长,他听得很认真,也很仔细,还时不时地插话询问,那副深度近视镜里的眼睛眯起来在思索什么,听完我们的报告,他对班主任说:“同学们反映的情况很重要,你安排一下继续观察,随时报告情况。”我们像打了一场胜仗,高兴得不得了,又像领到了“尚方宝剑”,随时都可以抓捕那几个坏人似的。

几乎一个星期,我们处于高度的警觉和极其兴奋的状态,白天晚上都在那楼顶上值岗,六个人分成三班倒,时时刻刻不离开平台上的那面栏墙。有两天,那几个人突然就消失了,我们很着急,也很纳闷,在想我们的举动是不是让坏人发现了?就在第三天的上午,那几人又出现了,并且还多了两个人,总像在搬什么东西,东西不大,感觉很沉重。我们常常想起刘文学、草原姐妹,好像正在干着一件大事,一件和阶级敌人斗争的大事。

也真是,我们把一周的情况报告给学校,学校便与当地派出所取得联系,没多久,公安机关就来到学校,表彰我们们提供线索抓获了一个盗窃集团,从此我们几个人就有了“少年模范”的赞誉。这段记忆,随着我对这座城墙的记忆又清晰地显现出来。

在这座城墙上,不知留下了多少人间故事,它建成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几经磨难,多少次命悬一线,终于穿过历史的洪流撑到了今天。它挨过小日本的炸弹,用城墙里的两千多个防空洞保护着一代西安的老百姓。新中国建立后,在“拆除封建王朝的陈墙旧砖,建起一个新社会新城市”的口号中,它的命运岌岌可危;苏联援建中国时,也曾有人建议拆除全部城墙,由于老干部的反对才得以保存;大跃进运动中,南京、北京、苏州的城墙都拆了,这座城墙又被推上了断头台;大炼钢铁时,人们扒下城砖堆高炉,两万多平米的明代城砖竟用来垒灶、铺地、建房。最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下了命令:不许拆西安城墙!这城墙才保住了性命。文化大革命时,由于这城墙规模太过宏大,红卫兵小将们耐它不得,这才免遭了一场灾难。至今总是有人针对这座城墙提出这样那样的奇异怪想:在城墙上修铁路,在城墙里开餐馆,在城墙边安装电梯……等等。如果说这座城墙是有思想的话,它会怎么去看待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里的人呢?

当然,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人们对于这座城墙的存在价值认识越来越深刻了。从决定要保留它到保护它、到修复和完善它,这是一个多么曲折和不容易的历史过程啊!如今的这座城墙已全面修复,明城墙的十八个城门都得到了恢复,而且增添了城市“光亮工程”,每逢节日晚上,城上城下,城里城外,灯光异彩,辉煌无比。这种辉煌,是古人的智慧与今人的成就汇聚而成的,它将照耀后世、光彩远久!

这座城墙是有生命的,在我生活的几十年里,尽管它是以静默的方式而存在,可它的破损到完整的生命过程,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就已经注进了它的生命信息,这种信息是一代又一代的西安人都能感知到的,因为它已经渗透到西安人的血脉中了……

重庆癫痫科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用丙戊酸钠济南的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